<var id="fjnnh"></var>
<dl id="fjnnh"></dl>
<cite id="fjnnh"><del id="fjnnh"><th id="fjnnh"></th></del></cite><var id="fjnnh"></var>
<progress id="fjnnh"></progress>
<progress id="fjnnh"></progress><var id="fjnnh"></var>
大道家園論壇 家園注冊 | 家園登陸|下載關注
         你的位置:首頁> 老子學院> 道學精品> 百家論道

隱居武當山

2018-01-18



    圖為朱雙琴(右)和同伴在山里彈唱 通訊員馬安林攝
    本報記者束繼泉 特約記者徐雁初 通訊員馮開春

    因病,因情,因累,因緣……一些都市里的年輕人,到武當山閑居下來。
    “世外桃源”
    下雪了。3月6日的武當山,被茫茫大雪覆蓋,圣潔而安詳。
    五朵峰自然保護區內的全真觀村,地處武當半山腰,海拔800多米,與武當金頂垂直距離約8公里。或許因為大雪駕臨,鮮有游客的身影。
    兩棵千年古銀杏樹的背后,一座土屋給漫天飛雪增添了一抹暖色。兩根木柱撐起的山門,上書“琴人谷”三個篆體字。兩塊籬笆扎制的門,掛著“非請勿進”的木牌。
    一襲紅色披風的長發女子,盤坐于土屋門前的石凳上,古琴擱于雙膝,雙手撥弄琴弦。低低淺淺的琴音,斷斷續續飄向深谷。
    紅衣女子叫朱雙琴,在這里過著“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隱居生活,已經快一年了。
和朱雙琴一樣,這里常年居住著10多名年輕人。
幾扇竹簾、幾個蒲團、幾杯清茶,不大的空間里,擺設井井有條。四周的泥巴墻,掛著一層淺綠色的席子,簡單而溫馨。
    一個被朱雙琴稱為“流泥”的小伙,正引領幾名男童背誦“三字經”。朱雙琴盤坐在門前的石凳上,或吹簫,或彈琴配樂。偶有來訪者,她會第一時間微笑著打招呼。
    琴聲戛然而止,“下課”時間到了,眾人從土屋出來。“好大的雪!”一聲稚嫩的童音,激起幾名孩童的歡呼與追逐,小孩子們是流泥從老家帶來的。山野之中,這樣的嬉鬧顯得有些肆無忌憚。
一頭披肩長發的流泥在武當山隱居多年,去年4月遷居到此。時間長了,大家習慣叫他這個雅號,甚至忽略了他的真實姓名。
    距“琴人谷”百米開外的“初廬”,住著另一撥城里人。兩撥人各自生活,平時偶有往來。
    劈柴,烤火,修身山野
    在人們眼中,朱雙琴才貌雙全。除了琴棋書畫,耕種、捏泥人、砌墻這些事兒,她也會。
    朱雙琴兩縷青發下垂,乍一看就像《白蛇傳》里的小青姑娘。很少有人知道,隱居武當山之前,她是福州一家廣告公司的白領,年收入近10萬元。
    1986年出生的朱雙琴,是宜昌市夷陵區人,由于家庭條件較差,小學畢業沒多久就跟村里人到福建打工,先從刷盤子做起,后來干起營銷。2007年,朱雙琴入職福州一家廣告公司。由于父母年近六旬,身體不好,家里還有一個妹妹需要照顧,朱雙琴把賺來的錢,幾乎全交給了家里。
    朱雙琴文化底子薄,在廣告公司感覺很吃力。久而久之,經常失眠。
    睡眠不好導致身體素質嚴重下降。朱雙琴于2010年請假3個月,前往武當山習武健身,身體逐漸恢復,于是回到福州上班。可回到公司之后,神經再度繃緊。
    2010年底,朱雙琴干脆辭掉工作,重返武當山潛心修養。在此期間,她結識了來自廣西的流泥,跟著學會了武術、彈琴、吹簫等。隱居全真觀村后,朱雙琴每天過著簡單、規律的生活。
    每天清晨5點多鐘,朱雙琴會率先起床,朝土屋里的每個房間喊“起床了,起床了”,然后打掃干凈土屋門前用磚鋪就的平臺,這是大家練功的場所。朱雙琴煮好菜葉稀飯,大伙7點多鐘餐畢,接下來是兩小時的集體打坐,背道德經、三字經。
    午飯過后,或午休,或洗衣,時間自行支配。下午彈琴、舞劍、下棋、喝茶、烤火等,各取所需,有時也搞集體勞動,做做衛生,耕田種菜什么的。晚上是相互交流時間,沒有電視,與外界的交流,全靠手機QQ那小小的窗口。“我在山野里得到重生!”朱雙琴偶爾會在QQ空間里,或者微博上,寫一些類似的感悟。
    柴米油鹽
    有人踏雪來訪,給大伙兒帶來驚喜:一條大頭魚,幾斤排骨,兩塊豆腐,還有一些山上沒有的蔬菜。
午飯前,土屋旁的廚房熱氣騰騰。不巧停了電,屋里黑漆漆的,打著手電筒炒菜,一束光柱隨著鍋鏟來回晃動。
    山上停電停水是常有的事。剛來這兒時,做飯基本上靠朱雙琴一個人,后來人多了,大家便輪流做飯,兩人一天,會做的不會做的都上陣。
    廚房的一角,人們圍坐在磚頭碼成的凳上烤火,上方的屋檐掛著一串串臘肉,已被煙火熏成了褐色。“我們吃的菜是自己種的,一年四季自給自足,只有山下人來訪,或者有人下山后返回,才能帶一些新鮮魚肉上山,改善改善生活。”朱雙琴說。
    聽說要“加餐”,大伙兒都主動到廚房里當幫手,有的切菜,有的添柴。主廚陳峰永蓄著濃密的大胡子,臉上的笑意閃爍在手電光里。他的廚藝還不錯,每當有人提著魚肉上山,他總喜歡搶著下廚。
“摘兩兜白菜來燉豆腐。”廚房傳來指令,14歲的吳光兵應答一聲,叫上一個小伙伴,跑到后邊的菜地里,扒開積雪摘白菜。這些跑腿的事,平時一般由幾個小字輩包攬。
    像吳光兵一樣的小家伙,在“琴人谷”共有4人,大的16歲,小的剛滿10歲。這些男孩均來自廣西山區,去年夏天進山,成為流泥的徒弟,吃喝拉撒和習武讀書,全由流泥包辦。
    白菜摘來后,朱雙琴掰掉幾片黃葉,切好洗凈,徑直端到廚房,借著手電光倒進鍋里。隨著“哧哧”的聲響,鍋里的熱氣直往上躥。
    一陣忙碌后,終于開飯了,大家把桌子抬到廚房門口的光亮處,各自打了飯,圍著桌子夾菜。
“水放多了一點,飯煮爛了,將就一下。”陳峰永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楚天都市報副刊訊 本報記者束繼泉 圖為“美女隱士”玄霞通訊員馬安林攝

    收徒、賣琴維持開銷
    午飯過后,朱雙琴邀請來訪的客人到土屋品茶。土屋正中間的地毯上,安放著一個很矮的古董茶桌,一套古銅色的陶瓷茶具。
    流泥到土屋左前方的另一間小屋里,拿來幾個蒲團,那兒是他的居室,平時睡覺就在那里打地鋪。
以蒲團為凳,客人們圍坐在茶桌邊。朱雙琴換上一件青色的袍子,像專業沏茶師一樣,不停地泡茶、倒茶,話題轉到流泥的琴藝上來。
    80后的流泥是廣西梧州人,來自山溝的一戶農家。他在武當山習武修行10多年,擅長古琴和武術,期間多次到加拿大、俄羅斯等國交流琴藝和劍術。
    在“琴人谷”,流泥靠慕名拜師學藝者的學費,支撐自己和徒弟們的生活。
空閑時間,流泥會用山上尋來的上好古木,精雕細刻制作古琴。往往幾把古琴同步制作,完工需要近兩年時間,遇到游客索琴,價錢全由游客自定。
    朱雙琴曾在老家學過砌墻,去年初夏,她發動眾人四下尋來磚瓦石頭,花兩三天時間便砌起集更衣、洗澡、如廁于一體的兩間小瓦房,還添置了熱水器、洗衣機。
據同伴介紹,流泥與朱雙琴在大山里朝夕相處,日久生情。今年春節前夕,兩人在各自的老家擺酒舉行了婚禮。
    對這一說法,兩人不置可否。
    城里人的小憩之地
    武當山隱士中,不乏高學歷者,且大多為80后,90后。
    有著“美女隱士”之稱的玄霞,出生于1989年,浙江瑞安人,2011年畢業于北京電影學院制片專業。剛走出校園的她,被一場重病擊倒。在進行了脫胎換骨的治療之后,玄霞被家人送到武當山休養,目前身體正在慢慢恢復中。
    “琴人谷”是玄霞的半個家,隔三差五她會過來住上幾天。在這里,她學到了很多才藝,下圍棋便是朱雙琴手把手教會的。有時端坐于棋盤前,兩人會廝殺好幾個小時。
    1988年出生的美女小杜,2010年畢業于哈爾濱師范大學后,和幾個同學在成都開了一家茶社,生意還不錯。一個偶然的機會,她與現在的師兄結緣,于是來到武當山過起隱居生活。每天讀書、舞劍的日子,小杜感覺十分愜意。她的讀書日記,已經寫了厚厚一大本。
    蓄著濃密大胡子的陳峰永,是一位85后畫家,臉上隨時寫滿熱情,偶爾有些靦腆。他幾年前畢業于藝校后,教過書,后來考入武當山藝術團從事舞美和武術工作。最初,陳峰永只是慕名到“琴人谷”參觀、體驗,逐漸與流泥、朱雙琴等人成為好朋友。體驗多次后,他干脆辭職上山,過起了隱居生活。
下一步,陳峰永計劃在全真觀村尋找一處閑置的村居,加固改造成畫室兼休養場所。受陳峰永的影響,十堰城區兩名80后個體老板聶東和周偉,也時常拎菜上山,住上三兩日,尋找簡單的快樂。
    隱居無法逃避現實
    3月6日下午,武當山上還是大雪飄飛,下得山來但見陽光燦爛,地上并不見一絲殘雪。
武當山道家文化研究會秘書長、知名道家養生研究員張守武說,武當山確實有非常多的神奇之處,都市里的年輕人正是沖著武當山的自然環境和道家文化的魅力而來。他們與大山為伴,以“現代陶淵明”自居,享受城里人難得的悠閑時光。
    張守武分析,來武當山隱居的,大致分四種情況:有的借山野之氣強身健體;有的試圖遠離情感的糾葛與困惑;有的因生活太累、壓力太大,尋求一個清靜之地;有人的的確確愛武當、愛靜養,來山里尋找一種緣分。
    張守武稱,他與道家文化研究會的主要成員,曾多次前往全真觀村看望“都市來客”。他研究發現,如今需要短期隱居的人越來越多,尤其是周末和法定節假日,想找個山野之地棲息身心的大有人在。由此,他們準備以研究會的名義,申報一個“隱修谷”項目,計劃整體租賃一個僻靜的山村,專門為城市里的需求者,提供短暫的隱居場所。
    對此項目,湖北省社會心理學會高級心理咨詢師舒聞銘表示贊同,他認為這可以讓整天生活在霧霾和喧囂中的現代都市人,適時調節緊張的生活節湊,舒緩高壓的心理情緒。但對于長期的隱居行為,舒聞銘并不認可。
    舒聞銘認為,除了少數真正的“隱居高人”外,大多數選擇長期隱居的人,表現出的是一種不能正確面對挫折、對現實感到不滿意,同時缺乏信念支撐而產生的逃避心理和行為。隱居只是他們“尋找快樂”的一個借口,實際上是一種自卑心理的掩飾。只有化壓力為動力,變逃避為正視,才會在工作和生活中發現快樂、享受快樂。

為你推薦

大道·易學論壇 大道·黃老論壇 大道·金丹論壇 大道·儒學論壇
大道·百科論壇 大道·般若論壇 大道·宗教論壇 大道·藝文舞臺

1關鍵詞:老子學院|道學|大道|修道|丹道|金丹|道家內丹|道家養生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備案信息: 粵ICP備11039938號 主辦:大道家園

?
[關閉]
[關閉]
斯伯丁篮球哪个型号好

<var id="fjnnh"></var>
<dl id="fjnnh"></dl>
<cite id="fjnnh"><del id="fjnnh"><th id="fjnnh"></th></del></cite><var id="fjnnh"></var>
<progress id="fjnnh"></progress>
<progress id="fjnnh"></progress><var id="fjnnh"></var>

<var id="fjnnh"></var>
<dl id="fjnnh"></dl>
<cite id="fjnnh"><del id="fjnnh"><th id="fjnnh"></th></del></cite><var id="fjnnh"></var>
<progress id="fjnnh"></progress>
<progress id="fjnnh"></progress><var id="fjnnh"></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