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fjnnh"></var>
<dl id="fjnnh"></dl>
<cite id="fjnnh"><del id="fjnnh"><th id="fjnnh"></th></del></cite><var id="fjnnh"></var>
<progress id="fjnnh"></progress>
<progress id="fjnnh"></progress><var id="fjnnh"></var>
大道家園論壇 家園注冊 | 家園登陸|下載關注
         你的位置:首頁> 老子學院> 道學精品> 丹道傳承

《性命圭旨》丹道理論探析--哲學基礎

2017-08-12

第三章  《性命圭旨》丹道理論的哲學基礎

道教中有這樣一句話,“順則生人,逆則成仙”,“順則生人”講的是“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以至于生人的宇宙生成過程,而“逆則成仙”講的則是通過內丹修煉,由后天返先天,由人到仙的過程。在這一順一逆兩個過程中,前者是后者的哲學基礎,正是因為人是道生成的,所以人通過自身的修煉,最后可以返還于道,達到與道合真的境界,從而實現由人到仙的超越。

作為一部丹道經典,《性命圭旨》在“元集部分”詳細闡述了內丹修煉的哲學基礎,具體講來,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一、大道論

(一)道與氣

金岳霖先生曾說:“中國思想中最崇高的概念是道。所謂行道、修道、得道,都是以道為最終的目標。”在道家道教那里,道也是最崇高的概念,而作為道教之鼻祖的老子,其思想之核心范疇正是圍繞“道”而展開。《性命圭旨》一書之大道論,其理論正來源于老子。

老子把“道”作為天地萬物之源,認為天地萬物皆為道所生:“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為天地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強為之名曰大。”(《老子》第二十五章)這是說,“道”是天地萬物的本源,天地萬物都由“道”所生。雖然“道”創生了天地萬物,但是“道”是無依無待,無形無象的,這并不是說道是絕對的虛無,道又有自己的實在性:“道之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老子》第二十一章)

其次,“道”是事物變化發展的動力。道創生天地萬物,天地萬物最后還要復歸于道,即“反者道之動”(《老子》第四十章)“夫物蕓蕓,各復歸其根。歸根曰靜,是謂復命。復命曰常。”(《老子》第十六章)

再次,自然、社會、人生蘊含著某種哲理,這似乎也是“道”的體現。例如“飄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孰為此者?天地。天地尚不能久,而況于人乎?”(《老子》第二十三章)“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老子》第五十八章)等等。

而《性命圭旨》開篇對道所作的論述是:

夫道也者,位天地、育萬物曰道;揭日月、生五行曰道;多于恒河沙數曰道;孤則獨無一侶曰道;直入鴻濛而還歸溟涬曰道;善集造化而頓超圣凡曰道;目下機境未兆而突爾靈通曰道;眼前生殺分明而無能逃避曰道;處卑污而大尊貴曰道;居幽暗而極高明曰道;細入剎塵曰道;大包天地曰道;從無入有曰道;作佛成仙曰道。佛經五千四十八卷,也說不到了處;《中庸》三十三章,也說不到窮處;《道德》五千余言,也說不到極處。道也者,果何謂也?一言以定之曰,炁也。

 

 

這是說,道是看不見、聽不到、摸不著的,混混沌沌,恍恍惚惚,但卻是確實存在的。天地萬物、日月星辰是道,孤單無伴是道,大徹大悟是道,生死分明、無法逃脫是道,細小能入灰塵、大能包羅天地是道,從無到有是道,成佛成仙是道……。由此我們可以看出,“道”是玄之又玄的、奇妙的,是和宇宙萬物相統一的。道創造了宇宙萬物,又隱含在宇宙萬物之中,道包含著宇宙的悲情、宇宙的精神。但是“道”又是最平凡的,道體現在一切事物之中。總的來說,《性命圭旨》開篇對“道”的論述,和道家宇宙本源論是一致的。但值得注意的是,其最后將道最終歸于“氣”,而這就涉及到了“道”的宇宙演化過程。

什么是道呢?宇宙、世界、物質、意識、信息、能量等等都可以用道來表示。

什么是氣呢?在道家道教看來,氣有氣與炁之分,炁是先天之氣,氣是后天之氣。而現在多用氣表述,本文在引用古籍中仍保留原文的炁字。在人們的理解中,氣是指空氣、大氣和呼吸之氣,而道教丹道理論認為,世界上的各種物質都是由氣構成的,氣聚則生,氣散則亡。在道教中,氣的內容包括了天地之氣、陰陽之氣、生理之氣、元氣、真氣、呼吸之氣等等。

概括起來,道教中的“氣”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的意義:首先,氣是構成天地萬物的基本元素。元氣就是構成天地萬物的元素,而整個宇宙就是由各種不同的元氣組合而成。其次,氣是一種界于有形與無形之間的存在。人的呼吸之氣就是這樣一種存在。第三,氣是生命產生和存在的源泉和動力。根據道教的認識,生命的產生和維持都是依賴氣而實現的,氣是所有生命活動的動力和源泉所在,如果沒有氣,生命活動就無法維持。

在道教中,氣有先天和后天之分,先天之氣是指元氣,對人來說是稟受于父母之氣。后天之氣則是指呼吸之氣,采攝的大自然的清氣。先天之氣之所以稱為元氣,主要是強調它的元始和本原意義,認為元氣是生命產生的源泉和本原,是生命產生和存在的基礎和根本動力,在生命產生之前就已經存在,且正是因為它的存在才使生命得以產生。呼吸之氣之所以被稱之為后天之氣,是在人出生之后才產生的,是后天產生的氣。在道教看來,呼吸之氣的產生依賴于元氣,并通過與元氣的結合使人的現實生命得以產生。

第四,氣是人肉體和精神意識產生存在及其作用發揮的基礎。在人體,雖然神居于一種主導地位,但神卻離不開氣,氣是神產生存在及其作用發揮的基礎。人必須先有氣,有生命的存在,然后才能產生神,神是在人的生命活動基礎上產生并發揮作用的。有氣才有神,無氣就無神。

 

  1. 宇宙演化的過程

    《性命圭旨》之所以把道最終歸結于“氣”,是因為“氣”是丹道理論的基礎。老子把道作為萬物之本原,萬物皆由道產生,以上即是道生萬物的過程。老子雖然提到“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后來莊子繼承了老子的這一思想,認為“通天下一氣耳”,道生萬物即氣生萬物,而且還以自己的方式追溯了萬物的本原,其云:“有始也者,有未始有始也者,有未始有夫未始有始也者。有有也者,有無也者,有未始有無也者,有未始有夫未始有無也者。”(《莊子·齊物論》)《莊子》的以上闡述,并不是直接來談宇宙萬物的生成過程,而是以邏輯追溯的方式對萬物的本原進行了追問,其理論意義在于開啟了關于宇宙本原追問的哲學思考。

     

    《莊子》之后,對道家宇宙論闡述最為系統的是《淮南子》。《淮南子》在《老子》、《莊子》已有宇宙論思想的基礎上,從氣化宇宙論的角度,詳細闡述了宇宙生成的過程。其云:“古未有天地之時,惟像無形,窈窈冥冥,芒芠漠閔,澒蒙鴻洞,莫知其門。有二神混生,經天營地,孔乎莫知其所終極,滔乎莫知其所止息,于是乃別為陰陽,離為八極,剛柔相成,萬物乃形,煩氣為蟲,精氣為人。”(《淮南子·精神訓》)又云:“天墜未形,馮馮翼翼,洞洞灟灟,故曰太昭。道始生虛廓,虛廓生宇宙,宇宙生氣。氣有涯垠,清陽者薄靡而為天,重濁者凝滯而為地。清妙之合專易,重濁之凝竭難,故天先成而地后定。天地之襲精為陰陽,陰陽之專精為四時,四時之散精為萬物。積陽之熱氣生火,火氣之精者為日;積陰之寒氣為水,水氣之精者為月;日月之淫為精者為星辰,天受日月星辰,地受水潦塵埃。”(《淮南子·天文訓》)

    與《淮南子》時代相近的《易緯·乾鑿度》也曾對宇宙萬物的生成過程有與《淮南子》類似的描述,其云:“有太易,有太初,有太始,有太素也。太易者未見氣也,太初者氣之始也,太始者形之始也,太素者質之始也。無形質具而未離,故曰渾淪;渾淪者,言萬物相渾成而未相離。視之不見,聽之不聞,循之不得,故曰易也。易無形畔,易變而為一……一者形變之始,清輕者上為天,濁重者下為地。

    以上可以看出,無論是《淮南子》還是《乾鑿度》,都是循著老子、莊子的理路來談自己的宇宙生成論的,但它們又有自身的時代特色。因漢代氣化宇宙論思想盛行,受此影響,《淮南子》和《乾鑿度》都以氣釋道,雖然它們所言的具體生成過程有些差異,但無非都遵循著由無到有、由道到氣、由無形至有形、由抽象到具體的邏輯理路,以上特點又被孕育與產生于漢代的道教所繼承。

    《性命圭旨》的宇宙論思想是在以上道家道教宇宙生成理論的基礎上提出來的,深受以上思想的影響。氣其實是道的外在表現形式,宇宙的演化過程就是陰陽之氣的交合過程。其云:

    原夫一炁蟠集。溟溟涬涬,窅窅莫測,氤氳活動,含靈至妙,是為太乙,是為未始之始始也,是為道也。故曰無始。

    夫天地之有始也,一炁動蕩,虛無開合,雌雄感召,黑白交凝,有無相射,混混沌沌,沖虛至圣,包元含靈,神明變化,恍惚立極,是為太易,是為有始之始始也,是謂道生一也,是曰元始。

    夫天地之太極也,一炁斯析,真宰自判,交映羅列,萬靈肅護,陰陽判分,是為太極,是為一生二也,是曰虛皇。

    陰陽既判,天地位焉,人乃育焉。是謂二生三也,是曰混元。

    ……

    天地之中,陰陽正氣之所交也,圣人焉,仙佛焉,庶民焉。賢寓壽夭,實所宰焉。胎卵濕化,無有息焉。是為六合也,是謂三生萬物也。

    《性命圭旨》認為,在天地萬物產生之前,充斥天地之間者只有氣,即所謂“一氣蟠集”,因此氣變化莫測,玄妙至極,故曰太乙。而太乙即《莊子》所謂的“無始之始始”,也即老子所謂的“道”。天地開始時,元氣相互鼓蕩、混融凝聚、虛靜神圣、變化無窮,呈現混沌狀態,這就是《淮南子》所謂的“太易”,是老子所謂的“道生一”,也即《莊子》所謂的“有始之始始”,又可以稱之為“元始”。混沌一氣一分為二,天地陰陽分離,是謂太極,而太極內含陰陽二氣,故曰“一生二”,又叫做“虛皇”。陰陽二氣分離,天地各安其所,于是有了人,天、地、人三才具備,這就是老子說的“二生三”,又叫做“混元”。陽氣上升,陰氣下沉,相互交合,則“三生萬物”,是謂“六合”。至此,天、地、人、物皆生,時空具現,宇宙生成。

     

  2. 人的生成過程

    《性命圭旨》作為丹道經典,探討宇宙論問題并不是其最終目的,其最終目的是由宇宙論的問題來講人的生成,即“順則生人”的過程,而其講“順則生人”的過程,又是為了探索人生命的道理,以便于完成“逆則成仙”的修煉之路。因此,在講完宇宙生成的過程之后,《性命圭旨》就詳細地討論了個體的人的生成過程。

     

    該書認為,人稟先天太乙真氣而生,后經“虛化神、神化炁,炁化血、血化形,形化嬰,嬰化童,童化少,少化壯,壯化老,老化死,死復化為虛,虛復化為神,神復化為氣,氣復化為物,化化不間。猶環之無窮。”這是人之自然生成過程。

    但“人稟氤氳之氣而生而長,至于二八之年,則九三之陽乃純,當是時也。豈非上德之大人乎?忽天一朝,謀報渾敦之德者至,乃日鑿一竅,則九三之陽蹄驟奔蹶而去之六二之中矣。由是乾不能純,而破于離,坤有所含,而實于坎。”人雖也是稟氤氳之氣而生,二八之年其陽最純,也就是生命力最旺盛的時候,這時陽氣最盛。但是,隨著歲月的流逝,陽氣日消,陰氣日長,人漸漸地衰老,并最終不可避免的走向死亡。

    有生有死,這是大自然的規律,是人力所無法改變的事實,但道教向來主張,“奪天地之造化”,“我命在我不在天”,一直在嘗試著通過努力來改變人的命運。《性命圭旨》就認為,人可以通過自身的修煉反演宇宙的演化過程,從而達到長生不老。那么,怎樣才能長生不老呢?與其他內丹經典一樣,《性命圭旨》也認為,要想長生不老,就必須逆著生命的過程,通過修煉來實現由后天返先天,最終實現與道合真之境。對于這個修煉過程,儒家稱之為“存心養性”,道家稱之為“修心煉性”,佛家稱之為“明心見性”,其實一也,即都在心性上用功。

    道家之“修心煉性”,正是如老子所說:“致虛極,守靜篤,萬物并作,吾以觀復。夫物蕓蕓,各復歸其根。歸根曰靜,是謂復命。復命曰常,知常曰明。”(《老子》第十六章)“致虛極,守靜篤”,即讓內心清靜、虛寂到極點,因為只有這樣,心靈才不會受塵世的任何干擾,純凈如水,從而達到與“道”合一的境界。通過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化虛、返虛合道的修煉過程,最終完成“逆則成仙”之路。

     

    二、性命論

    人之所以要進行修煉,無非是為了性命而已。因而心性論是道教內丹學的一個重要問題,有的學派主張“先性后命”,有的學派主張“先命后性”,但都不能逃脫“性命雙修”。《性命圭旨》顧命思義,主要是來談論性命的問題,而其在性命問題上的主要觀點,便是堅持“性命雙修”。李建章說,該書“提倡性命雙修,反對獨修一物……在《性命圭旨》一書中,書中的全部功理和功法都貫穿著性命雙修的精神。”傅鳳英認為:“《性命圭旨》一書,更加深入、全面的揭示了道教性命學的真面目,它融合中國傳統文化中的儒、釋、道三家性命說的精髓,力倡道教的性命學。在修煉的先后次序上,強調性命雙修,堅持性功、命功并重,也就是精、氣、神兼煉的原則,反對孤修一物。但在修行的重要性上,由于受到佛教尤其是禪宗心性論以及宋明心性學說的影響,尤其重視修心。”傅鳳英還認為:“《性命圭旨》中的性命之學,是在對儒、道、釋三教性命之說之精華——心性說進行提

    煉、概括、吸收的基礎上形成的”。

     

     

    (一)性與命

    具體說來,什么是性?什么是命?《性命圭旨》:何謂之性?元始真如,一靈炯炯是也。何謂之命?先天至精,一炁氤氳是也。然有性,便有命;有命,便有性。性命原不可分。但以其在天,則謂之命;在人,則謂之性。性命實非有兩。況性無命不立,命無性不存,而性命之理,又渾然合一者哉!故《易》曰:“乾道變化,各正性命。”《中庸》曰:“天命之謂性。”此之謂也。”

    以上強調,有性就有命,有命則有性,性命不可分。在這里所說的性命和我們平常所說的性命是不一樣的,這里的性命有先天、后天之分。劉一明說:“性有氣質之性,有天賦之性;命有分定之命,有道氣之命。氣質之性,分定之命,后天有形之性命;天賦之性,道氣之命,先天無形之性命。”先天的性是元始真如,即元神,先天的命是元氣。李道純說:“夫性者,先天至神一靈之謂也;命者,先天至精一氣之謂也。”劉一明說:“氣者,命也。在天為氣,受之于人為命。”而戈國龍認為:“性”代表的是所有的“精神性生命”的范疇,包括人的心、性、神、意識、思維等,“命”代表的是所有的“物質性生命”的范疇,如身、命、氣、精、形等”。在內丹學文獻中,一般把“性命”定義為“神氣”,與性、命有先后天之分一樣,神、氣亦有先天、后天之分,先天神即“元神”,后天神即“識神”,先天氣即“元氣”,后天氣即“呼吸氣”。內丹的修煉即是要由后天之神、氣返還先天之神、氣,而這一過程也就是由后天性、命返還到先天性、命的過程。所以說,丹道修煉實際上就是修煉神和氣,通過以神調氣、以氣凝神,最終使神氣融化于虛空。

     

    對人體來說,性指精神,命指肉體。人有元精、元氣、元神,這是先天所具有的,由于后天環境的影響,元精、元氣、元神會損耗,人的生命就會走向死亡。為了長生就需要修煉,從后天返回先天,保持全精、全氣、全神就能達到長生不老。在內丹理論中,精分為先天之精和后天之精,后天之精來源于先天而滋養于后天。精是人體的基本物質之一,對全身五臟六腑以及其他組織器官起著滋養作用,精與人體成長、發育以及生殖功能密切相關。精足則生長發育良好,生殖功能正常,精少則反之。精與氣有相互轉化作用,通過修煉,精可轉化為氣,氣亦可轉化為精,精氣這種互化,則能使人體生命保持活力。

    現代醫學認為,人體之精,除了維持臟腑組織器官正常活動需要外,其余部分藏于腎。神分為元神與識神。元神又叫先天之神,是稟受于父母之神,是無為之神。識神又叫后天之神,是人出生后在認識大自然和社會中產生的各種意識,是有為之神。道教丹道理論認為,元神在清靜無為的狀態下,會顯露出大智大慧,即超出常人的思維。神對人體的生命活動起著主宰作用,精氣的運行,離不開神的主宰。歸結于一點,性命就是人的精、氣、神。

     

     

    (二)性命關系

    關于性命的關系,《性命圭旨》認為,氣為命,神為性。神來源于性,性是未曾表現出來的神,性是神的本始,神由性而靈通。氣來源于命,命是未曾表現出來的氣,命是氣得本始,氣由命而發出。身中的精氣是性寄托的地方,是命的根。神是命寄托的地方,是性的樞紐。因而精神是性命的根源。“混然子曰,性即神也,命即氣也。性命混合,乃先天之體也。神氣運化,乃后天之用也。故曰是性命,非神氣也。”混然子認為,性是神,命是氣。性命混合是先天的本體,神氣的運化是后天的用體。“元神者,乃先天以來一點靈光也。欲神者,氣質之性也。元神者,先天之性也。形而后有氣質之性,善返之,則天地之性存焉。”

    先天的那一點靈光就是元神,是先天之性。氣質之性是后天形成的,經過修煉要使氣質之性返回到先天之性。“神有元神,氣有元氣,精得無元精乎?蓋精依氣生。精實腎宮,而氣融之,故隨氣升陽為鉛者,此也。精失而元氣不生,元陽不見,何益于我哉?元神見而元氣生,元氣生則元精產。”“命者炁也,性者神也,炁則本不離神,神則有時離炁。”性無命不立,命無性不在;有性便有命,有命便有性,性命不可分,這就是性命之間的基本關系。對于一個人的生存來說,精神和肉體都是不可缺少的。離開肉體,精神不會存在,離開精神的肉體,則是沒有生機活力的物體。也就是說,精、氣、神是人之存在必不可少的,它們相互依存、相互影響、相互作用共同構成了一個完整的生命體。    

     

    (三)性命雙修

    《性命圭旨》中云:“乃玄門專以氣為命,亦修命為宗,以水府求玄立教,故詳言命而略言性。是不知性也,究亦不知命。禪家專以神為性,以修性為宗,以離宮修定立教,故詳言性而略言命。是不知命也,究亦不知性。豈知性命本不相離,道釋原無二致;神氣雖有二用,性命則當雙修也哉。”以上認為,歷來佛道在修煉上各有偏重,道教偏重于修命,禪家偏重于修性,而最終的結果是,道教言命不言性而究不知命,禪宗言性不言命而究不知性。

    其又云:“奈妙合之道不明,修性者遺命,且并率性之竅妙不得而知之,矧能煉之乎!非流于狂蕩,則失于空寂。不知其命,末后何歸!修命者遺性,且并造命之功夫不得而知之,矧能守之乎!非執于有作,則失于無為。不知其性,劫運何逃!”上已提及,性與命兩者的關系是,性不離命,命不離性,性命為一。那么,與此一樣,修性與修命也不可以偏廢,若存一而遺一,則最終會陷入“不知命”、“不知性”的困局。所以,《性命圭旨》明確主張“性命雙修”,即修性亦要修命,修命亦要修性,方可達“性命妙合”之境。

     

    《性命圭旨》提倡“性命雙修”,并不是主張修性與修命無先后之分。歷來內丹南宗主張先命而后性,北宗則主張先性而后命,在性命先后問題上有分歧。在性命先后問題上,《性命圭旨》的態度是如何呢?其云:“知性而盡性,盡性而至命。乃所謂虛空本體,無有盡時,天地有壞,這個不壞,而能重立性命、再造乾坤者也。”由其言“知性而盡性,盡性而至命”來看,它顯然主張“盡性”在前,“修命”在后,由“盡性”方可“至命”。其這一思想表現出與全真北宗在性命關系問題上所具有的一致性。

     

    三、生死觀

    生死問題是人類亙古不變的話題,被稱之為“終極關懷”。在中國哲學中,儒、釋、道三家都曾對生死問題有自己的思考,或者可以這么說,儒、釋、道三家之不同,就在于它們提出了三種不同的超脫生死的途徑與方法。(一)儒、釋、道三教對生死的不同看法。儒家向來較為關注此岸世界,對彼岸世界采取了存而不論的態度,他們認為“死生有命,富貴在天”(《論語·顏淵》),死生、富貴等皆由天命所決定,并非人力所能左右。當孔子的學生子路問到死的問題時,孔子的回答是:“未知生,焉知死?”(《論語·先進》)在孔子看來,對于一個人來說,活好當下,處理好生的問題,是最重要的,至于死的問題,則不要去管它。即認為對此生的世界人都不能好好把握,還談什么死。雖然儒家不太談論生死的問題,但這并不意味著儒家沒有意識到此類問題的存在,只是認為生比死更重要。生雖重于死,但儒家卻反對茍生,一直提倡“舍生取義”、“殺身成仁”。顯然,儒家諱言死,但并不怕死,只是要求死要得其所,即死要死得值,只要死得其所,決不茍生。除此之外,儒家也向往“不朽”,但其所謂“不朽”,并不是道教的長生,也不是佛教的脫離生死輪回,而是有其自身獨特的理解。儒家所講的“不朽”有三個方面,即立德、立功、立言。《左傳》云:“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雖久不廢,此之謂不朽。”由此看來,儒家所謂的“不朽”并不是指肉體的長生,也不是指靈魂的永存,而是指精神的不朽。

     

    佛教強調人之不死,這并不是指人的肉體不滅,而是人經過十二輪回,三千世間法,根據現世的德行,人之阿賴耶識是不滅的。人生本身雖是受罪,有生、老、病、死、愛別離、怨憎會、求不得、五蘊聚等八苦,但要脫離這八苦,就要修行。通過修行,人就能破除執相,就無所謂生,無所謂死了。但是佛教也強調人的彼岸世界,強調人人成佛。所以佛家主張修行。佛教倡導“頓悟成佛”,掃去各種知識的遮蔽而回歸清凈本心,使清凈本心在瞬間呈現來成就佛界,在佛的境界中,生死了然。

     

    道家既認為有此岸世界,又認為有彼岸世界,此岸世界與彼岸世界都是“道通為一”而已。老子以“道”來詮釋生死,認為“天地尚不能久,而況于人乎?(《老子》第二十三章)莊子認為:“死生,命也,其有夜旦之常,天也。”(《莊子·大宗師》)道家承認在此岸世界有生,但在彼岸世界會怎么樣呢?在道教看來有天堂、地獄之稱謂,有神仙、鬼怪之傳說。行善則可達天國,做惡則會下地獄。神仙如莊子所說:“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膚若冰雪,綽約若處子,不食五谷,吸風飲露;乘云氣,御飛龍,而游乎四海之外。”(《莊子逍遙游》)莊子把圣人、神人、至人都列為有成就而逍遙游的神仙。神仙能“不食五谷,吸風飲露,乘云氣,御飛龍”,“死生無變于己”,而鬼則相反,《太上洞玄靈寶出家因緣經》云:“故仙道貴全身,鬼道貴滅形;仙道貴光明,鬼道貴幽冥;仙道貴長存,鬼道貴消亡;仙道貴清虛,鬼道貴濁辱;仙道貴保安,鬼道貴浮危;仙道貴有身,鬼道貴無形。有道者,長生無為,煉神入妙,歸于大道,形神合契,常存不亡是也。無身者,死滅灰塵,形朽神逝,沉淪九夜,冥冥幽暗是也。”在陰間為鬼,在地獄中受盡折磨,過著悲慘的生活,所以說,道家追求長生,想成為神仙。

     

    以上三教說法不同,但它們都涉及生死問題。三教都承認有生有死,但它們更關心的是如何超越生死,達到無生無死的境界。

     

    二、生死問題的實質

    儒家的無始無終是生死的根柢,佛家的阿賴耶識是生死的根源,而在《性命圭旨》一書中,道家用坤卦、復卦、臨卦、泰卦、大壯卦、夬卦、乾卦表示了人從出生到成人的過程,也就是人的陽氣從一陽到了六陽即達到人生最健康之體。用垢卦、遁卦、否卦、觀卦、剝卦至坤卦,表示了從成人到終老的過程,也就是人的陰氣到了六陰則走向了人生終點。對于人的生死是否也有這樣的循環,此書的回答是肯定的。但是,前提是人要進行修煉,使陰氣變為陽氣,也就是“逆成仙”,即虛化為神,神化為氣,氣化為血,血化為形,形化為嬰,嬰化為童,童化為少,少化為壯,壯化為老,老化為死,死又化為虛,虛又化為神,神又化為氣,氣又化為物,不斷地變化,不斷地循環。

    傅鳳英說:“道家主要是以順則生人逆則成仙的理論來闡述生死問題的。老子認為道是宇宙萬物生發的根源和本體,生命既能從道生出發來又有返回到道中去。所謂得道,也就是返本歸根,從個體生命返回到生命的本源中去,還虛合道。出有入無,才是生命的永恒歸宿。”因此,人只要把握這個道,根據順生人、逆成仙進行修煉,則能超越生死,就能從有生有死進而到無生無死的境界。這也就是說,道家對于生死問題,雖說提倡長生不老,認為人的肉體通過修煉可能會延長存在的時間,但是卻不能達到永恒,真正不死的其實是經過轉化而來的“陽神”,而不是肉體,這和儒、釋兩家有相似之處。

     

    (三)超越生死——修金丹

    人是有生有死的,人們如何超脫生死,跳出輪回呢?《性命圭旨》屬于全真一派,而全真派的原則就是全其本真、真性永存。全精、全氣、全神,則能超越生死,跳出輪回。它強調了“順生人,逆成仙”的原則,指出只有修煉金丹,才是超越生死的正途。書中云:

    蓋金丹之道,簡而不繁。以虛無為體,以清靜為用。有作以成其始,無為以成其終。從首至尾,并無高遠難行之事。奈何世人,道在邇而求諸遠,事在易而求諸難。背明投暗,不亦惑乎!

    夫金者,堅之稱;丹者,圓之喻。是人毗盧。性海、乾元面目。世尊名之“空不空,如來藏。”老君號之“玄又玄、眾妙門。”以此而言道,謂之無上至尊之道;以此而言法,謂之最上一乘之法。三教圣賢,皆從此出。修行正路,孰有正于此哉?

     

    同時,該書還批判了旁門小術的危害,如好爐火者、視頂門者、運雙睛者、守印堂者、閉息行氣者、休糧辟谷者、密咒驅邪者……以上這些皆為小術,它們對于治療疾病、延長壽命,可能會有些作用,但都不是大道。《性命圭旨》一書認為,只有修煉金丹才是超脫生死的唯一之路,而且強調在修煉過程中要遵循“無為而無不為”的原則。“精”是指生命之精華物質,煉精化氣的方法是:訓練定慧之力,注重飲食睡眠,不見可欲,使心不亂。要“致虛極,守靜篤”,即讓內心清靜、虛寂到極點。做到了這些,生死難道還成問題?

    綜上所述,《性命圭旨》的丹道理論是建立在天人關系的基礎上的,天是天道,是大自然的規律,萬事萬物都在這種規律的支配下,有生有死。同樣,人也是有生有死的,但人可以運用大自然的規律,對身體和精神進行修煉,超越生死。

為你推薦

大道·易學論壇 大道·黃老論壇 大道·金丹論壇 大道·儒學論壇
大道·百科論壇 大道·般若論壇 大道·宗教論壇 大道·藝文舞臺

1關鍵詞:老子學院|道學|大道|修道|丹道|金丹|道家內丹|道家養生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備案信息: 粵ICP備11039938號 主辦:大道家園

?
[關閉]
[關閉]
斯伯丁篮球哪个型号好

<var id="fjnnh"></var>
<dl id="fjnnh"></dl>
<cite id="fjnnh"><del id="fjnnh"><th id="fjnnh"></th></del></cite><var id="fjnnh"></var>
<progress id="fjnnh"></progress>
<progress id="fjnnh"></progress><var id="fjnnh"></var>

<var id="fjnnh"></var>
<dl id="fjnnh"></dl>
<cite id="fjnnh"><del id="fjnnh"><th id="fjnnh"></th></del></cite><var id="fjnnh"></var>
<progress id="fjnnh"></progress>
<progress id="fjnnh"></progress><var id="fjnnh"></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