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fjnnh"></var>
<dl id="fjnnh"></dl>
<cite id="fjnnh"><del id="fjnnh"><th id="fjnnh"></th></del></cite><var id="fjnnh"></var>
<progress id="fjnnh"></progress>
<progress id="fjnnh"></progress><var id="fjnnh"></var>
大道家園論壇 家園注冊 | 家園登陸|下載關注
         你的位置:首頁> 老子學院> 道學精品> 道術縱橫

唐代仙道小說中的道教金丹術

2017-07-02

唐代仙道小說中的道教金丹術

李春輝

煉丹長生畢竟是陽春白雪曲高和寡的高深修煉行為,是真正有信仰、有研究、有傳承、有實修的少數人才可能達到的巔峰。在無數修煉成功的正面例子和少數反面例子不斷發生的巨大反差下,唐朝普通世俗人煉丹求仙的心情極為矛盾復雜。

一、唐前的長生追求

早在道教產生以前,我國古代神話傳說中就有許多表現希冀長生不死的主題,它們是后來道教神仙思想的淵源之一。先民們想象出了許多不死之民、不死之鄉、不死之藥等傳說。《山海經·海外南經》記載:“不死民在其東(交脛國之東),其人為黑色,壽,不死。”屈原《天問》有“何所不死”之問,《楚辭· 遠游》說:“過羽人之丹丘兮,留不死之舊鄉。”《淮南子· 時則篇》有“不死之野”的記載。《韓非子· 說林上》說:“有獻不死之藥于荊王者。”《山海經· 海內西經》記昆侖山,有巫咸諸巫“皆操不死之藥”。《淮南子· 覽冥訓》說:“羿請不死之藥于西王母,姮娥竊以奔月”(高誘注:姮娥,羿妻,羿請不死之藥于西王母,未及服之,姮娥盜食之,得仙,奔入月中,為月精。)在先民的精神世界里,最大的局限莫過于生命本身的局限。擺脫這種局限,是先民們持久的愿望。他們在當時的生產力水平和認識能力的前提下,想象出這樣一些長生不死的神話和傳說,表達了自己美好的愿望和追求。

秦漢的時候,方士們為迎合帝王長生不死的渴望,就在古代長生不死傳說的基礎上又編造了一些新長生不死的神話。《史記·秦始皇本紀》記載,秦始皇二十八年曾派齊人徐市帶領童男女數千人入海求仙人,后來又使燕人盧生求仙人羨門、高誓,使韓終、侯公、石生求仙人不死之藥。秦始皇的求仙舉動都是為了實現他常生不死的夢想,妄想永遠地統治他龐大的帝國。《史記· 封禪書》記載,漢武帝更加熱衷于求訪仙藥的活動。方士李少君靠仙術得寵,他對漢武帝說:“祠灶則致物,致物則丹砂可化為黃金。黃金成,以為飲食器則益壽,益壽則海中蓬萊仙乃可見,見之以封禪則不死……”又說自己曾親眼見過安期生,“安期生食巨棗,大如瓜”,“合則見人,不合則隱”云云。后來,漢武帝又先后任用方士少翁、欒大、公孫卿等人求仙,皆無效應。但武帝好之不衰,在派人入海求仙藥的同時,他還造柏梁臺、銅柱、承露仙人掌以求仙藥。

帝王的求仙活動,間接催化了戰國以來神仙家的理論和實踐,為日后道士們的長生久視的煉丹活動拉開了序幕。道教形成后,道士們在易學、老莊以及方士們求仙實踐的基礎上,升華了長生久視的追求。

魏晉六朝以來,在道士們的推動下,煉丹服食在士大夫階層中頗為流行。魏晉之際著名的文人何晏、王弼、夏侯玄等都是服藥的名士。竹林名士嵇康也服藥,《晉書· 嵇康傳》說他“常修養性服食之事,彈琴吟詠,自足于懷”。魏晉時人多服五石散。南北朝時期,服食之風延綿未息,這時候,金丹道教興起,道士指出燒煉金丹才可以成仙不死。《抱樸子· 金丹》云:“老子之訣言:子不得還丹金液,虛自苦耳!夫丹之為物,燒之愈久,變化愈妙!黃金入火,百煉不銷,服此二物,煉人身體,故能不老不死。”《南史卷七十六· 陶弘景傳》就有著名道士陶弘景曾為梁武帝用黃金、朱砂、雄黃等燒煉金丹的記載。燒煉金丹遂成為道教修煉的一項重要內容。

 

二、唐人煉丹求仙的宗教狂熱

唐代承魏晉六朝余緒,服食之風繼續興盛。由于唐代統治者的崇道政策以及道教自身的進一步完善,唐代社會掀起道教信仰的高潮,帝王、后妃、宗室、公主、大臣、文人士大夫階層等都熱衷于煉丹求仙的道教活動。從客觀條件上講,一方面,唐代興旺發達的社會經濟為統治階級積累了大量的可供揮霍的財富,使煉丹這樣糜費巨大的活動成為可能;同時,唐五代時期,以燒煉金石藥物為主的煉丹技術得到空前發展,安置鼎爐,合煉藥物,減毒解毒的方法都積累了很多經驗。另一方面,唐代興盛的社會形勢,又促進了統治階級中追求逸樂、享受人生的風氣。丹藥的功效,無論是實際還是超越的,皆可滿足這一需要。

當時人們迷戀煉丹,有的固然出于一定的信仰,但許多人與信仰無關,只是為追求長生不死或聲色之樂而已,當時上層社會彌漫著煉丹求仙的風氣。這樣,部分得真傳的真正有信仰有內煉基礎的道士固然可以獲得效果,但是部分人的煉丹服食活動必然會走向歧途——這就是后來外丹走向衰落的原因。

據陳國符先生《道藏源流考》附錄五《中國外丹黃白術考論略稿》輯錄唐代丹經書目百余種,另陳先生《中國外丹黃白法考》附錄二統計:“唐宣宗大中年間長安及四海精心燒煉龍虎丹者數千人。”唐代許多皇帝迷戀煉丹術,許多皇帝嗜食“仙藥”,也就是所謂“長生藥”,以求長生不老。尤其是唐代后期諸帝,食藥者更加普遍。唐代不少皇帝的死,都與食藥有關,這在《舊唐書》和《新唐書》都有記載,清代學者趙冀《二十二史札記》卷十九中的“唐諸帝多餌丹藥”條中對此也敘述甚詳。

大臣也多服藥。《新唐書》卷九二《杜伏威傳》載:“伏威好神仙長年術,餌云母被毒,武德七年二月,暴卒。”《新唐書》卷九三《尉遲敬德傳》載:“敬德晚節……又餌云母粉,為方士術延年。”中唐時的昭義節度使李抱真更是一個迷戀于丹藥的悲劇的典型,《舊唐書》卷一三二《李抱真傳》載:“(抱真)晚節又好方士,以冀長生。有孫季長者,為抱真煉金丹,紿抱真曰:‘服之當升仙’,遂署為賓僚。數謂參佐曰:‘此丹秦皇、漢武皆不能得,唯我遇之,他年朝上清,不復偶公輩矣。’復夢駕鶴沖天,寤而刻木鶴、衣道士衣以習乘之。凡服丹二萬丸,腹堅不食,將死,不知人者數日矣。道士牛洞玄以豬肪谷漆下之,殆盡。病少間,季長復曰:‘垂上仙,何自棄也!’益服三千丸,頃之卒。”

煉丹術

唐代道教煉丹長生之說的影響極大,不但帝王大臣多迷戀于丹藥,文人學士也不例外。盧照鄰、李頎、李白、韓愈、元稹等著名文人都曾煉過丹藥,這在他們的詩文中多有反映。

盡管人們懷著巨大的熱情煉丹求仙,雖然不少人是通過外丹成就的,如葛洪、陶弘景,對于普通人有時也暫時有一定效應,但長期來看,服丹的社會效益弊大于利,更沒有哪個人不內修就可以真的長生久視,僅僅依賴丹藥反而可能為此而喪命,因此,人們開始懷疑、開始反省。批判和揭露丹藥危害的內容,在唐人的詩文中層出不窮。

韓愈撰寫了《故太學博士李君墓志銘》述自己所聞八名遭水銀之禍的事例,文中韓愈沉痛地描述他的八位故舊服藥痛苦死去的慘狀,令人觸目驚心。韓愈總結服藥者的心理說:“不信常道,而務鬼怪,臨死乃悔。后之好者又曰:‘彼死者,皆不得其道也,我則不然。’始病,曰:‘藥動故病,病去藥行,乃不死矣。’及且死,又悔。”對服藥者的心理的迷茫、虛妄和幻想揭示的入木三分,表現了其矛盾痛苦的復雜心情。

韓愈自己后來也因服丹藥而斃命。王琎民先生說:“仙術之盛,以唐為最。以韓愈、李泌之明達,至晚年皆以服丹不起,可見假丹道學說誤人之深。”與韓愈同時代的白居易在《思舊》(《全唐詩》卷四五二)詩詠述韓愈服丹藥病死之事曰:“……退之服硫黃,一病訖不痊。微之煉秋石,未老身溘然。杜子得丹訣,終日斷腥膻。崔君夸藥力,經冬不衣綿。或疾或暴夭,悉不過中年。唯予不服食,老命反遲延。……且進杯中物,其馀皆付天。”白居易列舉了當時的詩人、也是他的朋友的韓愈(有人認為是衛中立,字退之,可備一說)、元稹都因服丹藥而過早的離開人世,杜元穎和崔玄亮也因服藥而深受丹毒之害,而自己因不服丹藥反而得到保全,因而感嘆說樂天知命、順其自然才是養生之道。白居易的詩表現了部分文人對煉丹服藥、求長生行為的清醒認識。

 

三、唐代仙道小說中的煉丹描寫及其時代精神

唐代仙道小說中形形色色的煉丹描寫

煉制丹藥以追求長生的描寫,在唐代仙道小說中多有表現。《章全素》(《太平廣記》,卷三一,出《宣室記》),《劉晏》(《太平廣記》卷三九,出《逸史》),《劉無名》(《太平廣記》,卷四一,出《仙傳拾遺》),《王卿》(《太平廣記》卷四五,出《原化記》),《劉商》(《太平廣記》,卷四六,出《續仙傳》),《陳惠虛》(《太平廣記》卷四九,出《仙傳拾遺》),《侯道華》(《天平廣記》卷五一,出《宣室志》),出《神仙感遇記》),《杜巫》(《太平廣記》卷七二,出《玄怪錄》),《杜子春》(《太平廣記》卷一六,出《續玄怪錄》),《蕭洞玄》(《太平廣記》卷四四,出《河東記》),《韋自東》(《太平廣記》卷三五六,出《傳奇》),這些篇目都有記載。

其中,《章全素》、《侯道華》都講得道長生需要誠心和機緣、貧賤者可仙的道理。《章全素》中,蔣生因為傲慢無禮,沒能認出給他做仆役的章全素是一位得道神仙,錯失煉成丹藥、得道成仙的機會,煉丹十年終無功效,死在四明山。杜光庭的《神仙感遇記》卷三《鄭又玄》也可為證,鄭氏因為“驕傲之甚”,“凌辱于物”,故終不得成仙。相反,《侯道華》中,侯道華是個被人瞧不起的奴仆,但他不畏譏笑,刻苦學習,孜孜以求,終于成仙,致使專事修仙的道士們乃不能及。這個故事可以說明:對于道教,身份和背景并不是得道成仙的必要條件,正如葛洪在《抱樸子內篇· 論仙》中說:“夫求長生,修至道,訣在于志,不在于富貴。茍非其人,則高位厚貨,乃所以重累耳。”又說:“是以歷覽在昔,得仙道者,多貧賤之士,非勢位之人。”小說告訴人們,成仙的關鍵在于修仙者的態度、誠心,而不在財富、地位等外在條件。

《劉無名》、《劉商》、《劉晏》、《杜巫》則揭示了煉丹求仙者的心態。《劉無名》中,奉命追捕他的泰山使者告訴他“大限既盡,將及死期”,只有入峨眉山求得金丹之道才可以超越生死;無名從其言,終于修成得道。《劉商》中,劉商“每嘆光陰甚促,筋骸漸衰,朝馳暮止,但自勞苦,浮榮世官,何益于己”,最終尋得丹藥,長生不死。對生命易逝的憂患和對命運無常的抗爭,使許多人把迷茫的目光投向了道教長生術,希望通過煉丹求仙等修煉活動來超越生命的局限,永遠地存在于這個世界上。這大概是當時多數煉丹求仙者的共同心態。當時人們對丹藥的功效十分推崇,丹藥甚至成為人生死的關鍵。《劉晏》中,宰相劉晏結識變化為園丁的仙人王十八,對他盡心招待,后來,劉大病欲死,王十八用丹藥為他延命三十年;三十年后,王來索還丹藥,劉晏數月后去世。這里,得到道士的丹藥就能起死回生,失去就會死去,丹藥成了生命存亡的關鍵。

但是,煉丹長生畢竟是陽春白雪曲高和寡的高深修煉行為,是真正有信仰、有研究、有傳承、有實修的少數人才可能達到的巔峰。在無數修煉成功的正面例子和少數反面例子不斷發生的巨大反差下,唐朝普通世俗人煉丹求仙的心情極為矛盾復雜。小說《杜巫》較典型地反映了唐人對煉丹求仙的矛盾心情。杜巫尚書在年少未達時得到一粒道士贈給的丹藥,“不飲食,容色悅懌,輕捷無疾。后任商州刺史,自以既登太守,班次已崇而不食,恐驚于眾。于是欲去其丹,遇客無不問其法……道士教以食豬肉,仍食血”,這樣才把丹藥吐出來。杜巫剛服食修煉時產生過一些效果,但后來為世俗目光所苦,又極力想去丹,這應當是心性不過關的普通跟風修煉者服丹的典型情況。小說的結尾又寫道:“巫后五十余年,罄產燒藥,竟不成。”小說敘述中流露出深深的惋惜之情。看來,雖受少數世俗人之苦,唐人對煉丹求長生之事始終不倦,并未徹底破滅這一人類歷史上最瑰麗神奇的偉大理想。

人們崇拜金丹的功效,煉丹在普通人眼里就顯得頗為神秘,講究很多禁忌,比如時辰、火候等諸多因素。《王卿》中,道士在大灶上煮藥,命王卿在廚下守火,王卿私自開鍋窺藥,藥化為一白兔,從釜中走出。道士說“藥已失矣”。后來,道士施香禹步作法,道士二人變成白鶴,才擒得白兔,投入釜中,繼續燒煉,王卿也因此被逐歸。這篇小說中,王卿私自窺藥犯了煉丹中的禁忌,而仙藥化成白兔走失的想象頗為新奇。

煉丹求長生的風氣在唐代盛行一時,許多僧人也追求此道。《陳惠虛》中,“陳惠虛者,江東人也,為僧”,一次偶入神仙之境,仙人張老告訴他神仙可學,只要“立志堅久”,就可“肉身升天”,惠虛自此慕道,晚年終于得到大還丹,得道成仙。僧人也參加道教的煉丹求仙的活動,說明外來佛教文化也有浸融匯合到道教的態勢,另外也說明道教的外丹術在唐代廣泛流行。

許多時候,煉丹術可以燒制黃金,有人竟以此牟取暴利。《成弼》(《太平廣記》卷四○○,出《廣異記》)中,成弼侍奉在太白山煉丹的道士,道士送他十粒丹砂,一粒可使十斤赤銅化為黃金,后來,成弼過分貪婪,求丹砂不成,殺死道士,奪得道士剩余丹砂,多變黃金,很快殷富,被人告發,唐太宗得知后召令造黃金,要盡天下之銅乃已,凡數萬斤而丹盡,其金即所謂的大唐金。太宗令列其方,弼實不知方,帝謂其詐,遂斬之。而大唐金遂以流通。這種大唐金即是藥金,并非真金。

而在小說《王常》(《太平廣記》卷三三,出《瀟湘錄》)中煉制黃金之術成為志士救人濟世、賑濟貧困的手段。王常負氣任俠,有掃平天下禍亂、拯救天下饑寒的志向,神人授以燒煉黃金的神術,并告誡他不要授之以貴人和不義之人,濟人之外,不要奢逸。后來,王常以此術游歷天下,用黃金賑濟乏絕。小說借神人之口表現出作者對身處救人之位而無所作為的統治階級的強烈不滿:“秦皇、漢武,帝王也。帝王處救人之位,自有救人之術而不行,反求神仙之術則非。爾無救人之位,欲救天下之人,固可行此術。”這篇小說表現了道教的濟世思想。小說中用煉丹術救人濟世的想法雖難以普及,但也表達了道教對中晚唐社會現實的憂慮和關注,希望挽救社會危機的愿望。

 

四、外丹術之轉變與唐人仙道小說

外丹術在唐代發展到極盛之日,同時也是其走向衰落之時,陽極變陰,不易之理。普通人單純服食丹藥的危害和危險,自煉丹術出現之時就不斷被事實驗證,越來越多的人從這些慘痛的教訓中醒悟過來,明白真正的金丹大道難以在功利心太強的世俗社會普及,必須強化內煉之道。

其次,內丹之取代外丹,也與當時學術思想的轉型有密切聯系。在中國原始的傳統道學中,修道德而性命、心性自然在其中,不需要特別的將心性提出,因此并不重視對人的心性的研究。道教在長期的發展中,吸收了佛教的部分思想,注重關于人的心性的探討。佛教追求的是成佛,佛教哲學就探討佛性問題;道教追求的是成仙,道教哲學就探討道性問題。道教認為,道性本來清靜,所以人人皆有可能得道成仙,但是,這個道性由于心的妄想,或外物(或曰“境”)的引誘,或是性由于動而生情,又往往不能保持,所以要恢復。

與此同時,煉丹理論也逐漸發生變化。初期的煉丹理論,是認為萬物可變,人能變成神仙,它物也能變成金丹。服食金丹,就是將金丹堅固不敗朽的性質轉移到自己身上,即所謂“服金者壽如金,服玉者壽如玉”(《抱樸子內篇· 仙藥》),“假求外物以求堅固”(《抱樸子內篇· 金丹》)。后來,內丹興起,取代外丹,所謂煉丹也不再是燒煉礦物材料,而是以人體為丹鼎,以精氣神為汞鉛。《鐘呂傳道集》說:“真氣隱于人之內腎,所謂鉛者此也。所謂汞者,心液之中,正陽之氣是也。”這樣,把人體作為鼎器,煉丹就完全成了體內修煉的過程,修煉的始發點,是人心的活動。初期的煉丹活動,煉丹家強調道德淳厚、心靈虔敬,而心靈的修煉蘊含其中,因此決定了藥物和火候等,當外丹轉為內丹時,一切都將決定于人心的品質。這樣心靈的修煉就具有決定性的意義,對心性的研究和鍛煉成為修煉的關鍵。

外丹到內丹的轉變過程,在唐代的仙道小說中也有表現。《杜子春》、《蕭洞玄》、《韋自東》三篇都表現煉丹不成的故事,情節大致雷同。

杜子春縱酒閑游,蕩盡家產之后,策杖老人一次給他三百萬資財,又給他一千萬,兩次他都故態復萌,揮霍一空,這就暗示他的心性的脆弱,為他日后在最后一刻的動搖埋下了伏筆。第三次他接受老人三千萬的周濟,立志重新做人,行善積德。后來.老人同他一起登上華山云峰臺,老人煉丹,他為老人守護丹爐,老人囑咐他“慎勿語。雖尊神惡鬼,猛獸地獄,及君之親屬為所困縛萬苦,皆非真實。但當不語不動,宜安心莫懼,終無所苦。”于是,他經歷了種種駭人的幻境考驗。金甲將軍仗劍張弓,斬射相加,猛獸毒龍,爭前搏噬,子春神色不動;雷電交加,大水直下,子春端坐不動;甚至把他妻子捉來,在哀求號哭聲中百般折磨,慘不忍睹,他的神色皆不為所動。其后,他的靈魂沉入地獄,備受火坑鑊湯,刀山劍樹之苦,心念老人之言,竟不呻吟。后閻王使他轉世為啞女,長成后,與盧生結婚,得一子二歲,盧生怒其不言不笑,將嬰兒在石上摔死,血濺數步,子春愛子心切,忽忘所約,不覺“噫”了一聲。“噫”聲未息,大火四起,屋室俱焚,煉丹功虧一簣。道士(即策杖老人)嘆息地說:“吾子之心,喜、怒、哀、懼、惡、欲皆忘矣,所未臻者,愛而已。向使子無噫聲,吾之藥成,子亦上仙矣。”這里指出:煉丹成敗的先決條件在于心性的堅定,只有內心專一,徹底忘掉七情六欲,經受內心的考驗,進入忘我之境,排除種種幻境的干擾,才有可能煉成仙藥、得道成仙。反之,哪怕有一點私心雜念,則為心魔所乘,就會功敗垂成。《杜子春》極其強調心性的作用,反映了正統丹道家對于世俗人不事內修就希圖服食金丹成仙的功利心理的強烈批評!這些思潮促成了外丹向內丹的過渡。

《蕭洞玄》的主旨、情節與《杜子春》大致相同,只是在這篇小說中,主人公終無為除了經受猛獸地獄的折磨外,還經受了美女的色誘;杜子春轉世為女子,終無為轉世為男子,同樣因愛子之心而煉丹失敗。

《韋自東》中,韋自東自告奮勇,打死兩個吃人的夜叉,成了有名的英雄。因此才有道士請他看護丹爐。韋自東也沒有經受住考驗,妖魔變成道士的師父,騙過韋自東,破壞了藥爐。

這三個故事,錢鐘書先生認為是《大唐西域記》中卷七記婆羅痆斯國救命池一節的源頭,后來小說《綠野仙蹤》第七十三回《守仙爐六友燒丹藥》也是源于此。這個以道教故事為原型的煉丹不成的情節模式融入佛教文化之中,反映了當時道教文化統領社會思潮的歷史現象。道教的故事被佛教學習運用,被賦予了道教外丹向內丹轉化的文化色彩,值得我們注意。

總之,仙道小說中大量的燒煉仙丹的描寫都是道教長生觀念和信仰的體現,不管是內丹還是外丹都表現了道教的這一核心信仰。道教是一種以生為樂、重生惡死、追求長生久視的宗教。如《老子想爾注》便把《道德經》第十六章中的“公乃王,王乃大”改為“公乃生,生乃大”;把二十五章中“故道大天大地大王亦大,域中有四大,而王居其一焉”的“王”均改作“生”。《注》中說:“生,道之別體也。”意即:這個“生”,如生長、生命、生存,都是道的表現形式;“生”和天地同樣很重大。《太平經》中說:“夫天道惡殺好生”,也是重視“生”。葛洪強調:“天地之大德日生,生,好物者也。是以道家之所至秘而重者,莫過乎長生之方也。”(《抱樸子內篇· 勤求》)

道教信仰的核心就是對生命的肯定和對永生的追求。肉體長生的成仙信仰,出于對人生、人間的摯愛,植根于華夏民族摯愛人生的現世主義人生態度;希求長期地、無限期地存在于人間,是人世間各種幸福的巔峰,這是是出于對人生、人間的肯定與大愛!盡管無論是飛升成仙,還是長生久視,離普通百姓都十分遙遠,缺乏毅力與道德者更是不可企及,但其希望生命的永存、人間大愛得到無限的滿足和延續的內在精神,則是現代社會所缺乏,這正是道教重生觀念的對世俗社會的極大貢獻。因此,在這一角度上看,唐代表現煉丹的小說有其獨特的文化價值。

揭示出唐代仙道小說中的道教文化是一個非常復雜的問題,本文嘗試從唐人仙道小說中的道教煉丹術這個切入點進行探討,揭示出唐代仙道小說中蘊含的道教文化色彩,展現了唐人仙道小說中宗教氣息背后真實的世俗觀念和時代心理,使我們走進那個時代的士人的真實世界,更加逼近歷史的真相。魯迅先生說:“中國的根底全在道教——以此讀史,許多問題可以迎刃而解。”我相信,沿著道教文化的思路探討包括唐代仙道小說在內的許多中國古代文學作品,我們一定會有更多的收獲和發現。

為你推薦

大道·易學論壇 大道·黃老論壇 大道·金丹論壇 大道·儒學論壇
大道·百科論壇 大道·般若論壇 大道·宗教論壇 大道·藝文舞臺

1關鍵詞:老子學院|道學|大道|修道|丹道|金丹|道家內丹|道家養生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備案信息: 粵ICP備11039938號 主辦:大道家園

?
[關閉]
[關閉]
斯伯丁篮球哪个型号好

<var id="fjnnh"></var>
<dl id="fjnnh"></dl>
<cite id="fjnnh"><del id="fjnnh"><th id="fjnnh"></th></del></cite><var id="fjnnh"></var>
<progress id="fjnnh"></progress>
<progress id="fjnnh"></progress><var id="fjnnh"></var>

<var id="fjnnh"></var>
<dl id="fjnnh"></dl>
<cite id="fjnnh"><del id="fjnnh"><th id="fjnnh"></th></del></cite><var id="fjnnh"></var>
<progress id="fjnnh"></progress>
<progress id="fjnnh"></progress><var id="fjnnh"></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