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fjnnh"></var>
<dl id="fjnnh"></dl>
<cite id="fjnnh"><del id="fjnnh"><th id="fjnnh"></th></del></cite><var id="fjnnh"></var>
<progress id="fjnnh"></progress>
<progress id="fjnnh"></progress><var id="fjnnh"></var>
大道家園論壇 家園注冊 | 家園登陸|下載關注
         你的位置:首頁> 老子學院> 道學精品> 道家養生

雷法、丹道與養生

2018-04-05

雷法、丹道與養生

李遠國

書符的內秘完全在于內煉功夫,只有成就丹道,祖氣充溢,金光迸耀,才能感召真靈。因此,施行符咒者必須內功精湛,心懷慈悲,凝神聚氣,方可書符。

雷法是道教的一種重要法術,興盛于宋元之際。它以內丹功夫為基礎,融符箓、咒術、指訣、禹步、氣法、變神為一體,并采納吸收了儒學、禪學及密教的修持心法、真言密咒,以雷霆之術為濟世度人的手段。所謂“內行則可以修養治身,外用則可以安民濟國,祈雨祈晴,消災卻禍,驅江湖作孽龍蛇,制澤洞傷人蛟蜃,救生靈困重之厄,超群識幽暗之魂,伐廟除邪,誅妖療病,運雷霆于掌上,致風雨在目前”。

與道教其它法術一樣,雷法一開始即把其理論建筑在中國傳統哲學的元氣論及陰陽學說的基礎之上,從而為雷法的修持與運用提供了合理的解釋。《高上神霄玉樞斬勘五雷大法》曰:“夫五雷者,皆元始祖氣之所化也。祖氣既肇,太極立焉。”陳相真說:“風霆流形,雷雨磅礴,昭昭其有,冥冥其無,集之成一氣,散之為五雷,卷之而寂爾無形,舒之而忽兮有象,道行法界,妙在靈臺。知雷法不在推求,實玄妙本乎一氣。”王文卿曰:“一氣才動,風雷云雨皆作,禽獸山木俱生。故道中法中,每每言一氣,謂天地得此一氣,千變萬化;人為萬物之靈,能行此一氣,可以感天地,動鬼神,呼吸風雨雷電,無所不至矣。”由上所說可知,先天元氣為宇宙造化的根本,亦為雷霆產生的源頭。

金丹普照

按照道教的宇宙生成論,由一氣產生了陰陽,陰陽的消息運化使萬物肇始、天地具像,陰陽是三才、五行、八卦等得以顯化致用的動力。陳相真日:“道自無極而太極,其體渾淪一氣,有動靜而陰陽分,陰陽運而日月麗。日為陽統天,月為陰統地,斗乘中極,斡運陰陽,統人三辰,合三統而日月運行,陰陽闔辟而雷霆震發。”張善淵指出:陰陽之氣為雷霆,生育萬物,為天地之樞機。但兩者有別,雷為陽,霆屬陰,雷善主生,霆惡主殺。“陰陽激剝,順而為雷,逆而為霆。陰陽合而為雷,迅而為霆。陰陽二氣,內外展轉,交相攻激,迅發而為霆也。氣聚神會,主生殺之機,故能擊物。

雷法以元氣為本、陰陽為用,認為人身為一小天地,而與宇宙大天地同一本體,同一運轉規律,同一生成程序,從而將雷法的理論基礎建立在模擬宇宙論的人體生命哲學之上。這種獨具特色的生命哲學,可用道經中常用的“人身小天地’一詞加以概括。《黃帝陰符經》說:“宇宙在乎手,萬化生乎身。”夏宗禹注:“人之一身,一天地也。有陰陽升降有烏兔出沒,有潮候往來,有風雨明晦,有雷電轟閃,有云氣吐吞,有山河流峙,有草木榮枯,動語默,闔辟變化,無一不與天相似。”王文卿亦說:“廓然一氣初分,自覺神清氣爽,外欲不生,此身與天地相為表里,造化皆在吾掌中矣。”

在天人一體學說的基礎上,人和天地的相互感應則是自然而然的結果。對此王文卿指出,人為天地萬物之靈,一身內外與宇宙造化相通。他說:“人稟天地之氣以生,天地正直無私,人返能奪天地造化。蓋天地人三才之氣貫通,屏息萬緣,則與天地相為表里,風雨雷電又何難之有?蓋天有日月星,光明可普照天下。人有眼耳鼻,可聞可見識天地間之萬物也。地有三江五湖,四海五岳,四瀆四肢,為萬物。此身便是大地山河,無所不備矣。吾果能息緣調氣,以身中克應,合天地之秘密,仍以我之真意,注想于所行之事,則天地真氣隨吾意行,定見執應,此萬無一失之事。”

雷法內煉功夫的核心,就是要在凝神入靜的狀態中,去深刻真切地感受天氣變化對身體內部的影響。王文卿說: “當于呼吸上運功夫靜定,上驗報應。云之出也,其氣蒸;雨之至也,其溺急;雨之未至也,其氣炎而膀胱之氣急;電之動也,其目癢,眼光忽然閃爍;雷之動也,三田瀝瀝而響,五臟倏忽而鳴。行持之士又當急心火以激之,涌動腎水以沖之,先閉五戶,內驗五行,此其訣也。”

雪峰之巔接青天

這種以人身感應天地、天人互感的雷法內功,它的出現肯定與內煉中所產生的特殊體驗與特異功能有關。事實上,一些修持有成就者確實可以感知自然界的各種變化預知未來日子的氣候冷暖。他們認為天晴、下雨、起風、打雷、寒暑、炎涼,都可以運用內功加以預測。如預測天晴法:“身中之驗,極為緊切。當從戊己運轉一番,使元氣一周,在暮后而靜定,看內煉如何?如是覺而有報,則心火上炎,膽水瀝下,遍身煩蒸,喉中微癢,則天道必晴霽矣。

白玉蟾即有相當精微的體會,他說:“風者,巽也,火者,心也。雷者,膽氣也。電亦火也,雨者腎水也。運動自己陰海之氣,遍滿天地,即有雨也。晴者,心火也。想遍天地炎炎大火,燒開自身氣宇,乃晴也。雪雹,盡用陰氣逆轉,存陽先升,陰后降,方知是也。”如祈雨施法之時,“冷汗先濕左臂,東方雨起;先濕右臂,西方雨起;濕于頭,南方雨起;濕于腎,北方雨起。”當然,王文卿、白玉蟾等人的這些體悟,常人是難以證驗的。但實際上講的都是人體內氣與能量的作用,并涉及到外氣與自然的關系,也與內煉中所產生的某些功能有關。

從人身為一小宇宙的觀點出發,道教中人認為,雷法所祈召的雷部神吏,與自身的精氣神本為一體。主張以自己內煉功夫為本,使精氣神返歸先天,惟元神為用,始可通神,實現那些常人無法達到的目的。《清微丹訣》說:“正己誠意,神氣沖和,故道即法也,法即道也。天將守律,地祗衛門,元辰用事,靈光常存,可以驅邪,可以治病,可以達帝,可以嘯命風雷,可以斡旋造化。”“法中之要,非專于符,非泥于咒,先以我之正氣,合將之靈。……凝則竅妙可見,動則運默可知,神氣清明,朗如秋月,靜中之妙,法中之玄,其默能知將本居天,合之何也?但居二斗之中,定光之內,吾以神氣相貫合將,為將則萬病俱消,萬邪賓伏。故德者道之符,誠者法之本,道無德不足為道,法非誠不足言法。”即反復強調人的精氣神與道德修為在雷法中的重要作用。

蟲鳴花放皆是天機

這樣一來,雷法本身就必須依靠內煉之道為根本。王文卿指出,內丹修持以定息靜定為下手功夫,次存想水火交媾,金光運轉,存神召將。“久久行之,日積月累,神氣精自然混凝,上可以脫轂朝元,次可長生久視,又其次可以興云致雨,役電鞭霆,濟人利物,何往而不可也。”所謂雷部諸神,皆己身神氣所化。如雷部使者五將,“使者乃元神也,程雍乃元氣元精也,五臟之氣為五將也”。元神真意一動,雷部諸神即臨壇下,便能激動雷霆,大作狂風。

雷法的修持與運用以精氣神三寶為用。張虛靖天師認為,人有元精、元氣、元神,這“人身三寶”,皆先天一氣所化。他說:“一真真外更無真,祖氣通靈具此身。道一生三生妙用,元精元氣與元神。”“雷乃先天氣化成,諸天先圣總同真。我身一氣相關合,同祖同宗貼骨親。”使己身與天仙同諸一氣,心以合神,心即是法,神可通天,即可發動雷機,叱咤雷神,召役兵將,左右風雨。白玉蟾指出,雷法的基礎就是人體的精氣神。他說:“收氣存神,惜精愛己,內煉成丹,外用成法。”這里所說的“法”,即指雷法而言。并引《老子》之說以證雷法、丹道之同一:“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寧,神得一以靈。一者,氣也。天地以氣而升降,人身以氣而呼吸,能知守一之道,靜則金丹,動則霹靂。”由此可見,雷法與丹道本為一源,于己內養則成金丹,于物外用則為雷霆,兩者互為體用,融洽無間。

白玉蟾說,雷法符咒的靈驗與否,主要看行法者的內煉功夫,而內煉功夫全賴心而起作用,他說:“至道在心,即心是道。六根內外,一般風光,內物轉移,終有老死,元和默運,可得長生。……至道之要,至靜以凝其神,精思以徹其感,齋戒以應其真,慈惠以成其功,卑柔以存其誠,心無雜念意不外走,心常歸一,意自如如,一心恬然,四大清適。” “萬法從心生,心心即是法。語默與動靜,皆法所使然。無疑是真心。守一是正法。守一而無疑,法法皆心法。法是心之臣,心是法之主。無疑則心正,心正則法靈。守一則心專,心專則法驗。非法之靈驗,蓋汝心所以。”故心合于道,守一通靈,便能作法感召神靈,無一不應。

身內陽生可另身外花放

就雷法的修持而言,必須性命雙修,才能通神達靈。《先天雷晶隱書?先天一炁論》日:“人之一身,性命存焉。所以性根命蒂,分乎先天后天。性系生門,寄體于心,自然之道,即先天也。命系腎,寄體于脾,即后天也。……人自不能尊其氣,貴其形,寶其命,愛其神,自取死壞,離其本真耳。丹經云:精生有時,時至神至,百刻之中,切忌昏迷。天地之母炁既生,則人身之炁以類感類,亦自涌泉發生,上升丹田,默化炁以成人身之造化。故日:形者神氣之舍也,神者形炁之主。形炁非神,塊然一物,烏乎靈?神非形炁,茫無歸宿,烏乎寄神?性命也,二者不可偏廢也。修性而不修命,紫陽所謂精神屬陰,宅舍難固,未免長用遷移之法。修命而不修性,釋氏所謂煉氣精粹,壽千萬歲,若不明正覺三昧,報盡還來,散入諸趣。”可見,雷法符咒之術的根本在于性命雙修,只有達到神形合一的境界,才可能以“我之念”役使諸神、調遣風雨。這種靈力甚大的“念”,就是元神、真意。

在修煉雷法之中,真意的作用相當重要。所謂“真意”,是指由元神轉化而來的純正無瑕的心意,用真意控制精氣三寶合煉能起到中間媒介的作用,所以稱為“黃婆”、“真土”。《悟真篇》日:“離坎若還無戊巳,雖含四象不成丹。只緣彼此懷真土,遂使金丹有往還。”金劉志淵說:“長黃芽,生玉藥,栽培真造,全借于是兼土者,乃真神,意也。聚三元,功七返,不得陽神之機,不能成造化。若神到此則氣應,氣到此則神靈,神靈則形顯,乃出現無方,隨機應靜,表土之神用大矣哉。昔長春真人謂寸心直下如能體,便得終身上大羅。是明真土之用。”雷法則稱真意為“使者”,強調在內煉和施用中真意不可須臾或離。張虛靖詩日:“真心動處合雷機,神合神兮妙更奇,只此更無差別處,如磁吸鐵不相違。”這種真意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它是元神所化。

如果說真意是雷部使者,則元神即為雷神。王文卿《玄珠歌》日:“玄牝人門,五氣之祖。泥丸天門萬神之府。膽氣為雷,意為使者。”白玉蟾注:“膽在肝中,內有青氣。膽怒赤氣聚,五氣運入膽宮,水火相搏,雷聲動也。膽雄肝怒,忿氣成雷,天怒大叱,雷聲霹靂。使者屬土,居黃庭中。使者使也,隨意役用,出口便是使者,務在澄心定念,口說意行,此先天一氣也。”《玄珠歌》又日:“一氣流通,渾淪磅礴散為萬有,聚為赤子,變為雷神,化為自己。”白玉蟾注:“赤子,吾身之真人。人之修煉,要神氣混合,內煉成丹,則圣胎凝結。……自己者,真性也。寂然不動是也。蓋所謂卷之則退藏于密,縱之則彌滿六合,千變萬化,何者非我。”以上言說,都一致肯定了元神、真意在雷法中的重要作用。

功德圓滿,跨鶴升天。

“玄關”,這是內煉功法中的至秘,諸派皆以為最要。元陳虛白《規中指南>日:“夫身中一竅,名日玄牝,受氣以生,實為神府,三元所聚,更無分別。精神魂魄,會于此穴,乃金丹返還之根,神仙凝結圣胎之地也。……此元氣之所由生,真息之所由起之,故玉蟾又謂之念頭動處。修丹之士不明此竅,則真息不住,神仙無基。” 雷法則稱之為“雷竅”。張善淵曰:“古先圣賢,窮造化之源,探鴻濛之奧,參玄牝之門,是謂天地根,故日玄關一竅。玄關一竅者,論耳眼口鼻舌,肝心脾肺腎,臍輪、尾閭、膀胱、谷道、兩腎中間穴、臍下一寸三分、明堂、泥丸、關元、氣海,皆非也。此竅無邊傍,無內外,無前后,無長短,無闊狹,無深淺,無大小,無東西南北之分,無青紅黑白之別,不著物,不泥象不增減,無新無舊,無欠無余。在吾身中之中,為神氣之根虛無之谷,是曰玄牝,實天地交界之間,陰陽混合之蒂。詩訣云:此竅非玄竅,中中復一中。萬神從此出,直上與天通。人能通此一竅,則萬竅皆通;動一神,則萬神俱動,真雷霆之竅也。貴乎正心誠意,必使精混混而流傳,氣綿綿而徘徊,神融融而混合,心淵淵而澄清,自然真人出現,如魚居深淵,浮游守規中是也。如此妙用,其義淵深。師曰:一氣鴻漾,無光無象,五大變化,可道可名,粵從元始法王,懸寶珠于浮黎之初,此義此理也,妙用彰矣。厥后宗師,凡書符篆之先,必聚精合神,于杳冥恍惚之際,運先天一點明靈,隨念而升,結三花于頂上,攢兩曜于眉間,注睛迸光,作一圓象。此大道也,先天一氣也。包羅天地,總括萬靈。所謂金光四集,曷敢不臨之義也。或書符于紙上,則起乾逆轉,復歸乾而止,然后于圓象中,復作一點,妙在其中矣。此陽精也,自己元辰也。晃曜無邊,充塞宇宙,然后隨意書符于其上,入將布氣,發號施令,罔不周備。是知圓象之中,無所不通,無施不可。夫造化此道者,修之于內,則聚靈為寶,超凡入圣。施之于外,則調陰奕陽,濟人利物。至于驅役雷電,制伏鬼神,抑其容易事也。”

所謂“圓象”,即是雷竅,與內丹家所說的玄牝、玄關同一。章希賢《雷霆一竅圖》曰:“知此一竅,則冬至、藥物、火候、沐浴、脫胎、結體,皆在此矣。此竅雷霆之竅,得之則雷霆之樞機不必外求也。至人用此,所以沖舉。”

雷法以內修為基礎,而用符咒之術利物濟民,然符咒之術是依三寶而運功。白玉蟾說:“一符一水,不過只是心與神會,用之則靈耳。”指出符咒的靈驗與否,是在于“心與神會’’,即人體精氣神的作用。上官真人詩日:“一筆分明無起止,此是雷霆玄妙理。若能念念不忘吾,三界萬神咸頂禮。”白玉蟾注解說:“凡行持須備香案,面南焚香,趺坐,定息凝神,兩手雷局,握固,瞑目定心,卻以兩目下視兩腎,舌拄上腭,待氣定神凝,魂安魄妥,見吾心如太陽,大如車輪,紅光赫奕,九芒交射,恍有OOO三字,金光粲然,一吸入至心宮,見心如蓮花狀,三字在太陽蓮花中,微覺玉液水生,即咽下注入心宮,自然如真晶玉露,自蓮花內出,下降滴下玄府,如日月之光明,照徹五內。真水滴注,颯颯有聲,水火激剝,自然火發風騰,卻運自三關,沖焰而起,入中宮祖氣根蒂之內。即用意一提,透上玉樓十二重,過剛風浩氣,直至八宮之內,眾妙之門,日月交映,偏身火熱,金光朗耀,光芒四迸,此即金彈丸也。再運收入中宮,微微咽律納氣,存注祖氣穴中,充塞中宮,永鎮黃庭,金光迸耀,表里洞明。每日于子午卯酉時中運一次,如此修持,更得明師點化,玄妙漸可成也。

內煉有成可紙上畫活梅

于此可見,書符的內秘完全在于內煉功夫,只有成就丹道,祖氣充溢,金光迸耀,才能感召真靈。因此,施行符咒者必須內功精湛,心懷慈悲,凝神聚氣,方可書符。莫月鼎《書符口訣》曰:“凡大祈禱書符,必先三二日前,行打坐工夫。當日書符畢,入室打坐,存運功夫,念咒加持,取報應妙,只在此一符奏效,不可茍簡。若尋常書符,卻只消凝神定息,念金光咒、音字咒,存金光滿室,萬神森列,營目一匝,運神光射紙上,結成雷神形狀,左手運起雷咒結局,右手執筆,一氣勇力,迅筆掃成其形,以速捷為妙,并無散形、咒語,恰有筆法。書畢,恍惚見雷神有飛走之勢,金光滿紙,舌拄上腭,緊閉一身內外之氣,壓下太玄祖氣,閉極,覺身中之氣郁悶無所寬容,便音,提起音,以雙局和眼中神光,打入符中。存雷神乘金光飛騰,不待焚燎而往矣。以神運靈,以氣合形,響應只在須臾。……符形須是雄勇,聚精會神,神氣發越而書之,體如蝙蝠,翅分八字,筆力勁健,筆力弱則法力弱。疾如飛鳥,一筆掃成。朝斯夕斯,運筆研墨,模寫形狀,開目儼然如活,默以神會,自然洋洋乎在左右,不可射度。一筆書之,不可再填潤,枯燥濃淡,須是一時精神鼓動,氣勢雄偉,毋生絲毫雜念,毋令片刻間斷。吾之心與筆俱運,吾之氣與咒俱轉,恍惚之間,如見雷神奔走云霧,號令風霆,萬神聽令,如此行用,萬無一失。茍不如之,良由不能聚精會神,感召之妙也。”

雷法中包容了數百種大法,但有一些基礎功夫,不論何門何法都須修煉掌握,這是修道者應該知曉的。

如汪真君雷霆奧旨功夫,其口訣曰:“清心靜坐致無為,先擦腎腧至華池.次擦涌泉降心火,兜搐丹田左右移。目想心存念真咒,手握雷局無令遲,變神召將一如故,虛書符命下丹基。五雷神將化千真,吾令弟子合真形,太上金口相傳授,教吾身外更生身。五星光芒照下垂,照徹五臟如琉璃。全收罡氣在腹內,右取結磷左郁儀。東方青華如翠芝,左有魔蔣應春時。南方赤炁生于離,上運烈壁居丹墀。西方白炁如凝脂,右生赫華當秋期。北方黑炁如云翳,下有煜電入泉池。中運黃云載惡陳,五云混合降黃庭。陽日當克陰當生,各分日辰念青巾。五云靉靆如屯兵,點兵集將入雷城。上入神霄朝帝君,復以都大混其形。夾脊雙關入昆侖,銜花白鹿走如云。取花騎鹿踏云去,霍地牛車前面迎。五方將吏九關下,金鐘玉磬何玲玲。入到泥丸朝元神,即是先天金闕身。須臾帝敕付太乙,各付水火煉其神。如行飛用帝咒宣,斗罡激發令沖天。如不行持用懸珠,再歸天目入虛無。帝旨傳宣歸五臟,黍珠勃勃入無余。卻念歸雷真咒訣,十二闌干無限月。又如春睡方瞢騰,妙處豈容人會得。若能依法去行持,萬萬之中無一失。”

汪真君的這段功訣,包括靜坐、存想、變神、洞照、周天、煉神、還虛等功夫。據朱執中所言,修持者先當靜坐;以冬至陽生之時,居靜室之中,盤足正坐,閉目垂簾,冥心定息,住氣,舌拄上腭,先背手擦腰眼十計數,以降心火,神水升,“則口內津液涌溢甘香。心火降則一身俱暖,兩足如湯。卻以左手兜外腎,鼻吸清炁,送心火下丹田。復以左手摩擦臍輪下,八十一遍。左右各換手,摩擦三遍。乃想臍下如火輪炎炎,自覺丹田火熾,真炁充盈,顏色異常,形體堅固。久而行之,內可消百病,外可凈妖魔”。這是雷法的基本功,又謂之水火升降法。

靜坐調養身心

在靜坐的基礎上,可煉存想、變神:“人之行持,先須想將吏服色,心一存想,則神合己身。次掐訣念咒,將吏無不降矣。變神之法。先飛斗一座蓋身,次掐變神訣,存己身變成枯木,吸東方青氣一口,吹于身上。又吸南方火氣三口,混合于丹田。左右手握雷局,摩腹三匝,左轉,存丹田真火、腎火心火,自五臟而轉,以雷局引出額上。次以左手剔離文,呵氣發火,遍燒為灰燼。又掐巳、巽,起巽風自東南來,吹蕩灰燼,中有一點火光,漸漸大如圓鏡,見自己一靈真性在鏡中,吸金光氣一口,吹身上漸漸長大,出四獸圍繞。卻變神念咒:五雷神將化千真,吾令弟子合真形。太上金口相傳授,教吾身外更生身。雙手飛陰陽斗,向額上飛出蓋身。又存想一符吏,從天門金光中捧出一金牌,上有金書七字:……毫光萬丈。以左手金牌訣,捧上自己額前,念精澆離火敕咒,存金光中有一人,人首蛇身,自天而下,直入己身,纏繞身體。訖,存我身即是天皇大帝,卻召使者,念斬勘雷公咒、玉清命令咒。剔訣,再念五雷使者號、雷公咒。”至此,煉功者己達人神合一的境界,化為天皇大帝。

所謂“變神”,即指在內煉或施法時候,道人必須進入一種特異的精神狀態,即化去自我的存在,轉變成為神真人神合一,“到此之時,萬慮俱寂,元始即我,我即元始,金光燦爛,掣動天地十方”。也說是說,修道者就是元始天尊,因此,他的所為都是替天行道,代神運化。《上清玉樞五雷真文?變神》曰:“凡行雷法之士,每遇驅役呼召,并掐變神訣,叩齒五通,存己身冠九梁冠,朱衣,躡朱履,左右有持幢仙人、執節童予,又有捧印捧劍二仙童。次抹四山,左手剔,陽斗向前,陰斗向后。左手握驅邪院印,右手仗三昧火精劍,存香煙化為云霧,雷電霹靂,星光閃動,六丁六甲,五雷五龍,諸司將吏,周布前后,三臺北斗,覆己頭上,斗柄指前,勿遮己目,默咒日:帝思帝思,員門會孫。玉皇太真,護我身命。去病除邪,使我奉教,永保此生。急急如律令。咒畢,任意行持。”當然,變神的基礎是必須有深厚的德行與內功。倘若不修道德戒行,不積靜定功夫, “欲變神為玉帝、北帝、上真、天師,不藏魂收魄,欲步斗罡,不以神合神,不以氣合氣,不假上帝之真光,不仗天真之威力,冒取罡之正氣,難矣”。

陽光破云照青山

“洞照”是指在靜定之際,存想五星在天如車輪光芒四照,下達己身。北方水星降黑氣入帝鄉玄宮(臍下一寸三分),南方火星降赤金光氣入玉門(發際一寸五分),西方金星降白光氣入玉珰紫闕(左、右目后),東方木星降青金光氣入淵闕珠臺(左右耳后),中央土星降黃金光氣入金室長谷(鼻下人中)。再叩齒三通,咽津三口,念高元紫闕咒,“見星光自各宮直入,吸氣咽津,送下五臟,內見五臟五色光氣上沖,與星光交射通明,如五色琉璃之狀”。之后,又可采五方之真氣,召五部雷神。關鍵在于調心、精思,“凝一神而萬神俱凝,聚一氣而萬氣俱聚,真妄本空,逆順俱寂,三際圓通,一靈晃耀,此乃把捉調心之要也。一念動則萬念悉起,一竅開則九竅俱開,此無他,以神御氣之道也”。

“周天”即運煉三寶之法,包括四象和合、五氣朝元、三花聚頂。煉功之際,含眼光,凝耳韻,調鼻息,緘口氣,是謂和合四象。夫眼不視而魂在肝,耳不聞而精在腎,口不開而神在心,鼻不息而魄在肺,四肢不動而意在脾,故曰五氣朝元。以精化氣,以氣化神,以神化虛,故曰三花聚頂。朱執中曰:“存神畢,候氣息出入均調,以舌先倒卷舌根兩竅,閉息,覺丹田火熾,精神氣皆聚合,卻微微升上脅腹,其五方云氣自尾閭穴升上此穴,名曰下關,升之甚易,故以羊車運之。至夾脊名曰中關,升之微難,故以鹿車運之。上至腦,名曰上關,非用力則不能透此關,非假牛車大力則不能升此也。故日取花騎鹿踏云去,霍地牛車前面迎是也。又名河車搬負正氣,運我元陽。故曰沂流一直上蓬萊,散作甘泉遍九垓,從此丹田沾潤澤,黃芽遍地一齊開。今人行祈禱無此內功,安得感應。至此,卻須令人在門外,防人沖突及貓犬驚觸。仍于坐前橫一幾,忽然覺真氣上沖,身體漸大,精神騰幾,漸見屋宇人物、山河草木,并不認為己物。直須閉目閉氣,發三昧火燒身,恐入魔境。凡行法有魔障者,往往墮此境,如手足皆不知所在,急以手按幾上,靜定少時,此真境界現前也。妙處言不能盡其意,學者至此見內境方自知之。”所謂五雷將吏,亦乃三寶所化,“即精神魂魄意相與混融,化而為一”。

精誠感天,呼吸風云雷雨。

王文卿祈禱八段錦,此法共分八段。第一立極,即先煉大梵純剛之氣,“可以感天地,動鬼神,呼吸風云雷雨,無所不至矣”。其下手要訣有四,一要專心,二要精勤,三要保養,四要得傳。

第二召合,強調以脾土為中心,致虛守靜之中,脾竅若開,金光即現,如召腎將心將,以合雷部神真,萬無一失。“凡法官召將遣將,兩目上視,兩眉亦撐上,則橫天擔力亦翹企,則玄竅自然發現,神光柱天,雷神惡得不應。”

第三行持,講述內丹行持秘密。以定息靜坐為下手功夫,次存想水火交媾,脾竅忽開,金光漸大,運入兩腎由膽從心,歷舌根而出面前,金光一團運轉不息,即用天眼注視金光,見所召神將在內跳躍,誦咒存想,升入無形。

第四書符,論述書符秘訣。要點有三,一要定息以采集清氣,二要閉氣以急筆書符,三要存神將想象神吏進入符中,金光罩符,秘字押符。所謂“金光閃爍,書符紙上,如龍走勢,滿紙煞氣”,即有靈異響應,否則無效不靈。

第五祈晴,認為無論是天地、人體、萬物的靈異變化,皆為九天真氣的運化結果。

第六祈雨,指出要訣在于存修兩腎。

第七煞伐,指法師運用自己元神之怒氣,書符召將,遍燒法界,滌除妖氛絕滅精邪。

第八造化,闡述天地造化、三才和合之內奧。指出人為萬物之靈,一身內外與天地相通,“大地山河,無所不備矣。吾果能息緣調氣,以身中克應,合天地之秘密,仍以我之真意,注想于所行之事,則天地真氣隨吾意行,定見報應,此萬無一失之事。”

這里所謂“行持”,即內丹運煉。王文卿曰:“先當定息,諸妄皆按伏,不要動念,趺坐。先存吾心如蓮花未開,兩腎之間有水一泓,如此分明。卻吾心中有紅氣直下,入兩腎泓水中,俄見包紅氣在內沸騰,此名水火交媾。卻存五脾臟兩角向上,中間有一穴,如黍米大,忽開,有一點光氣大如黍米,漸大如雞蛋,運轉入兩腎,由膽從心,內歷舌根而出,用口吹氣出在面前,只見金光一團,在地戶上運轉不息。用天眼即眉心注開,見所行法階中天將在內跳躍,吾忽念咒三遍。畢,以我嗣法行持之意,再三祝之曰:愿行持之際隨心應口,同積功勛,升入無形。畢,以鼻吸其光及將帥,皆入口中。鼓動華池水,用力大咽,再收余水,又三咽。訖,存金光自心歷膽下腎,其光復小如黍米,入于脾間竅內。再咽華池水三口吞下,搐縮谷道外腎九次,叩齒九通,畢,徐徐出戶。”這是一套相當完整的內功。

白玉蟾亦傳有坐煉工夫,十分獨特。其口訣日:“兩眼對兩腎,認取此中間。忽然一聲響,霹靂透泥丸。復運丹田養,如蜜甜又涼。有人達此者,即可返仙鄉。”白玉蟾詳解說:“凝神定息。舌拄上腭,心目內注,俯視丹田片時,存祖炁氤氳,綿綿不絕,即兩腎中間一點明,又名曰破地召雷法。當一陽初動,存祖炁自下丹田,透過尾閭,微微凸胸偃脊,為開下關。覺自夾脊而上,運動轆轤,微微伸中,為開中關。卻縮肩昂頭,覺過玉京,入泥丸,為開上關。師云:夾脊雙關透頂門,修行只此是為根。此名開天門也。當覺津液滿口,閉息合齒,微微吞咽。如石墜下丹田。師云:華池玉液頻吞咽。即中理五氣,混合百神,十轉回靈,萬炁齊仙,刀圭橐籥闔辟工夫,皆在此矣。復存祖炁在中黃脾宮,結成一團金光,內有一秘字,覺如嬰兒未出胞胎之狀,咽液,存煉金光結聚,忘機絕念,然后剔開尾閭,涌身復自夾脊雙關直上。師云:紫府元君直上奔。心目注射,胸間迸裂,自眉間明堂而開,仰視太虛,金光秘字分明,充塞宇宙,則火炎中使者現。師云:踏翻斗柄天昏黑,倒卷黃河水逆流。又云:傾翻北海萬重云,卷起黃河千丈雪是也。”

身合造化水倒流

此外尚有混元攻氣妙用法,將內功布氣用于治療疾病,適應范圍頗廣:“凡治頭風、腦痛、連目痛者,布炁,想頭風從頂出,四邊皆如此布炁,四散出。如頭風注目,赤腫有赤,羞明怕日者,布炁去風,從頂門出,然后布炁于眼,四散出去風邪了,便想冷氣攻目,自然清涼。如有翳膜,即布炁去從眼尾出。注赤腫者,布炁去了,然后想天醫仙官,以冷藥貼之。治一切冷病,如冷,想熱湯、太陽真火,燒脾暖胃;如下元冷,想丹田如火熱,十分極熱,便住。如心氣脾疼,想溫暖炁調理,不宜便使火,令人發燥,只可溫溫補之。如一切嗽病,看冷熱治之。如熱嗽、胸膈有痰壅盛,想化為水去之;如冷漱以溫炁補之。背后肺腧穴可補熱,如人五十以上,想十分熱補之;如人三十以下,以五分熱補之。又看人肌瘦補之。如癆嗽,先去膈上痰,后補肺,然后腎腧。補丹田、三焦亦如是調和。然后想天醫仙官,用藥化癆蟲為水,從火出,想身中火熏四圍,周匝皆熱,便咒飲食,補五臟,如遍身風炁吹,如四肢無力,行步艱難者,從上布炁,上面出兩手,從指甲出,想肺腧穴出,腳趾甲中出。如腹痛,四散布熱炁,再發者,便想補腎。如濕腫水炁,想布炁從水火中出,四肢散出,漸滅,不可便除,恐腫痛氣虛,人便死也。一日只得三分,作五次退者無妨。如退后再得疾者,定死。如婦人血氣沖心、血崩、月水不調不通,想其輕重老少,以意調之布氣,能醫者便曉藥餌治療。凡行炁,先想天醫仙官在前方,如意行事。小兒急慢驚風,先去頭上風后布于膈上,化痰成水,想風炁從四肢便去,心退邪熱。臨危困者,于四指上掐得疼痛,便叫者則可治,不作聲者難治。如瀉痢五般冷熱,想而治之。小兒多不識他痛癢,難可進退,如有日后,只可咒水與母服乳之。凡有病患,不可食諸般毒厭物。凡一切疾病,當曉冷熱治之。”

這類治療方法,將內功、氣法、存想等綜合運用,它建立在醫者內煉的基礎之上,并與當代醫學中的心理療法、精神療法、信仰療法緊密相連在臨床運用上,在藥物泛濫的當代,確有巨大的實用價值,應化大力去整理弘揚。

(責任編輯:首之)

為你推薦

大道·易學論壇 大道·黃老論壇 大道·金丹論壇 大道·儒學論壇
大道·百科論壇 大道·般若論壇 大道·宗教論壇 大道·藝文舞臺

1關鍵詞:老子學院|道學|大道|修道|丹道|金丹|道家內丹|道家養生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備案信息: 粵ICP備11039938號 主辦:大道家園

?
[關閉]
[關閉]
斯伯丁篮球哪个型号好

<var id="fjnnh"></var>
<dl id="fjnnh"></dl>
<cite id="fjnnh"><del id="fjnnh"><th id="fjnnh"></th></del></cite><var id="fjnnh"></var>
<progress id="fjnnh"></progress>
<progress id="fjnnh"></progress><var id="fjnnh"></var>

<var id="fjnnh"></var>
<dl id="fjnnh"></dl>
<cite id="fjnnh"><del id="fjnnh"><th id="fjnnh"></th></del></cite><var id="fjnnh"></var>
<progress id="fjnnh"></progress>
<progress id="fjnnh"></progress><var id="fjnnh"></var>